阕初归

铁了心就要你一个

爱与忠诚

他被人摁住跪在地上平静的看着她,冰蓝色的眼中没有责怪,没有怨恨,只有温柔得不舍,他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

“那么,你知道你该做什么吗。”那个没有鼻子的男人殷红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她,他的声音像蛇蛊惑夏娃吞下苹果一样蛊惑着她。

她接过男人手中的棱刺,眼神暗淡无光。转身,然后慢慢的走向跪着的那人。她在他面前跪下,手不住得颤抖,几乎要拿不住那棱刺。

“对不起,我马上就会跟上你。”她小声的低语,那人像是知道什么了开始挣扎起来。但是一切都晚了,尖利的棱刺穿过他的身体,鲜红得血液染红了白色得衬衣。她抱住因为疼痛而倒下的人,解开了他被捆绑的手。

他躺在那里,在她怀里。血在身下蔓延,像绽放的曼珠沙华。他嘴唇张和着,想要说些什么。

“求你……不要说了……”她轻轻捂住他的嘴,可眼泪失控的离开眼眶。

她曾说,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就把我做成人偶,摆在柜子里,就像那个玻璃罩里的山海棠,这样你就能永远记住我。

现在不用了……

“啪 啪”的掌声在空旷的大厅响起。“你的忠诚让我刮目相看了。”

“谢谢。”她哽咽着回了一句,低着头没有看那个居高临下的男人。“我想,以后不会有了。”说完她沾满鲜血的手攥紧了那个冰冷的杀死了她所爱之人的凶器,用力的推进自己的身体。第一下――腹部,为还没出生的孩子,第二下――右胸,呼吸已经是多余的,最后一下,忍着剧烈的疼痛与失血过多的眩晕,刺入心脏。

你可以得到他的追随,可以得到权利,甚至可以得到杀死爱人的忠诚,可你始终不会知道什么是爱。




女主是Squalo的恋人,也是varia的人,但是Xanxus要他俩之中只留一个人以保持忠心,最后Squalo决定赴死,因为女主怀孕了,结果最后女主杀了Squalo之后也自杀了

其实没玩过,是画给学妹的

《月亮与六便士》阅读有感

文/阕初归

通读一遍后,给我的感觉是有种说他对也不是,说不对也不是的微妙感。讲道理,英国小说总是在开头有冗长的铺垫叙述,而毛姆的小说已经相对好了很多。在耐着性子看了十页之后终于切入了正题。

作者初识男主人公查尔斯  斯克里克兰德,却在不久听说了所谓的“抛弃妻子和别的女人去了巴黎”,实则宁愿穷困潦倒的租住廉价旅馆也要追求理想的绘画。他对妻子冷漠,残忍甚至充满了嘲讽,而他的妻子不得不一个人赡养儿女,对他也充满了怨恨。五六年后又诱拐了救他于死亡边缘的朋友的妻子,并且间接的害死了她。而他的画依旧一文不值。

大概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差点要放下这本书了,我竟误以为这只是一个“渣男”的生平传记,看完之后回来仔细一想感觉很惭愧,我并没有完全深入的去了解一个人去了解一件事,便妄自加以猜测,武断片面而世俗的断言,这恐怕不只是看书的大忌也是做人的大忌。不过即使是在写这令人生厌的一系列行为时,全文也丝毫没有破绽。甚至连男主人公的周围人也如此臆测他,唾弃他。

不过幸好我忍住了,随后的解释也可以称得上是神转折(这里不剧透了),而小说最后的阶段并非作者亲历而是由认识男主人公的几位友人转述。这里让我感觉很戏剧性,一方面在前文中阐述了世人对他的不了解,偏偏最后又要由别人来讲述他的余生,另一方面如莫奈,梵高,高更这般的画家,查尔斯的画在生前只能送人,却在死后拍出天价。回到伦敦后的作者再次见到了已经继承姐姐遗产的克里斯克兰德夫人,而这个女人丝毫不记得自己层憎恶她的丈夫,反而找到记者整理查尔斯的生平,不仅如此,又将当初迫不得已的谋生手段掩饰为兴趣使然。戏剧性的冲突似乎是在含蓄的嘲讽命运与社会,写下的文字读在口中温柔美妙,于心里又尖酸刻薄。

毛姆在整本小说里并没有多歌颂查尔斯,也没有对他的心理描写和更多评价,而通过将克里斯克兰德夫人前后反差写的详尽,将深情的人写成跳梁小丑滑稽可悲,将整个世界写的很低来突出查尔斯追求理想的执着。即使刻画出来的人物无情,刻薄,叛逆,野蛮而粗鲁,可这依旧是真实。

如本书题目,月亮自古被赋予很多的意思,贯穿全文的主线之一也许就是查尔斯的理想,然而月亮就是月亮,能追着它跑却生而不得。世人都爱月亮,可是能露骨的觊觎月亮的人又有多少。除了理想,金钱也算是小说的副线,文中多次提到他穷的靠救济活命,生病几近死亡,画作一文不值,岛上的人在后来提起他最常说的也是后悔没买过他的画,或者是要把画卖了当女儿的嫁妆,包括克里斯克兰德夫人所谓的爱他,也不过是生活有所保障的,拥有资产的骄傲,需要沾沾自喜,以及对建立家庭的洋洋自得。

然而人性本来就是相冲突的,真切中包含了多少矫揉造作,高尚中又包含了多少龌龊,也许,就算是在邪恶里,也可以找到优良的品德。

最后希望更多的人不仅敢于觊觎月亮,手里也能抓住那六便士。

*仅代表个人观点,拒绝撕逼。

即使在梦里我依然有好多话没来得及对你说

我开始变得习惯吃清淡的饭,不沾油腻,不沾辛辣,似乎是忘记了以前那种嗜味的饮食习惯,直到这一刻我才反应过来已经好久没吃过你做的饭了,或者说,不会再吃到了。我和你曾经所有的相似都在某一个时间开始分道扬镳,有一天除了我的病,也许我再也不会有更多的地方和你重合。我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没有想过会这么快,措不及防的,我甚至都没有想过我再次回归的时候等我的只是个方盒子。我就像一个迷茫的朝圣者,充满希望的沿途打听着你,不畏天寒地冻不惧路遥马亡,最终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的焚香颂经,是堆在我心中的玛尼石。

虽然我不知道你在最后的岁月里,有没有舍不得我,我也不知道你为何不与我联系,还是你早就知道了结果,只想让自己走的安心,不顾我余生都会活层层内疚里。

我总是经常梦到你,我很想你啊。可即使在梦里我依然有好多话没来得及对你说。梦到你的次数已经数不清了,每次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就化成泪无声无息的在心底流淌。我该说些什么呢?我说什么有用吗?你会知道吗?昨晚梦见我回家了,在主卧的地摊上和妈妈姨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我忽然说我好久没见我爸了,我现在能见见他吗,我问得小心翼翼生怕会不被同意。一如以往你躺在次卧的小床上,看到我进来好像挺高兴,笑着对我说你回来了啊。恍惚我好像只是周末补课回家,等会你又会起来张罗你新发明了什么菜品。

我有时候也会责怪你,你为什么不想让我知道你其实并不好,即便你当我是个瞎子看不出你越来越虚弱以至于帮我切菜都会累的喘气;你又为什么要表现的那么坚信你能好起来,在你抓着我的手说照顾好妈妈的时候让我相信你不会这么快松开;你为什么从来不让我在你身边照顾你,自始至终都没能让我尽一份自己的心意。你给我的承诺都会兑现,我相信了你给我的那么多希望,只有这次让我绝望……

我做的每一件事里都有你的影子,又会因为很多事触景生情,去兼职时候和学生商量考试考多少;熬汤的时候应该怎么做;吃零食的时候总记得我妈说你一进超市眼里只有我喜欢吃的东西;我还记得以前你和我妈总说等我上大学了你们就每天去水库散步,我妈老年痴呆了就把她丢那,可是我上大学之后你们还没有一起去过;你会在接我的时候顺便买点零食给我,又嘱咐我不要吃饭前吃;你会记得我妈和你的结婚纪念日,然后把我一个人放家里你们去秀恩爱。

可能我从小就被你们宠坏了,以前从来没有感觉,也不去珍惜,直到我失去了才在眼泪中一遍一遍慢慢体会你曾经多爱我,以前总以为来日方长,可是哪有这么多来日……我现在后悔每次放假呕气躲在姨妈家,后悔每次回家都跟你闹脾气,我总想着你会一直在的……

【盗笔/黑瓶】那些隐退后平凡的日子2

【盗笔/黑瓶】那些隐退后平凡的日子

【一】‘他在哪’‘在比遥远的风更远的地方。’

黑瞎子已经记不得他是什么时候第一次见张起灵了,只是大概的记得那时他还看得见,他还记得住,大概也是那时候喜欢一个人。他俩当时合住在一栋楼里,那个年代还没有外卖这一说法,要么自己做,要么出门。很遗憾,黑瞎子并不会做什么,刚解放也没什么好东西,饿肚子是难免的,但张起灵就不一样,不管是什么食物,都能做的钩得黑瞎子在他门前走不开半步,然后进去蹭点吃的。一来二去,两个人的日常伙食全部都交给了张起灵。

黑瞎子感觉张起灵一直是一个很淡漠平静的人,下斗的时候又是很可靠的搭档,时间长了,道上也就慢慢传开他两的事,不管是真是假,反正这么久该有的都有了。之后有什么行动多数也是叫上他俩一块,毕竟强强联手更有保障,于是这么一起就是好多年。

后来张起灵有了别的团队,就搬了出去,只是偶尔和黑瞎子保持联系,有的时候张起灵也会回来同他小住一段时间,但很快又会走了,就这样一直到他去长白山守门。

黑瞎子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才决定和张起灵在一块的,他们这种人是用什么谈喜欢不喜欢,爱不爱的。两个男人之间的感情就像两棵树,不是依赖缠绕,而是既是分离又是相伴;更何况,强者和强者本来就是不喜欢互相牵连享有一定自由的,你来我不拒你走我也不留,势均力敌。所以挽留什么的太不合适了,如果有心他还会回来。

在青铜门里,张起灵偶尔也会想起黑瞎子,自己几次失忆后所剩不多的一点记忆中到处是他的身影,如果人真的有走马灯剧场,那么应该是他出现的几率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才一直保留。每次完事后都一定会回去看看,他每一次都有了新的伙伴,吴邪,胖子,潘子,可是每次见到黑瞎子的时候他都是兀自一人。道上的人总是觉得黑瞎子是个根本闲不下来的人,张起灵走后,身边不是有女伴,就是自己找乐子,而对于张起灵则是觉得他高冷的独来独往。

但是事实上张起灵知道,真正孤独人不是自己而是黑瞎子。他也不懂为什么,有的时候他觉得黑瞎子更骄傲,更不愿被束缚,可是有的时候又觉得他只是因为有点闹别扭。之前觉得呆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无所谓了,分开后才会想起这些事,如果这次出去他还在,一定要问清楚

这么想着张起灵在墙上又划完了一个正字,第724个,快了,还有一个月。

【二】‘这正当好年纪的人有200多岁吧’

黑瞎子坐在沙发上把腿翘到只要动一下就会撞倒一地啤酒瓶的桌子上,一根接着一根抽着烟。房间里乱的可怕,除了吃完的食物包装酒瓶脏衣服,犄角旮旯都结着蜘蛛网,家具上也落满灰尘,估计也是有些年头没人住了。黑瞎子把头仰靠在沙发靠背上,长长的吐了口烟,他在等,不,或者说在赌。赌张起灵在门里的这十年是不是又恢复出厂设置了,赌他还记不记得要回到这里。

这是第几天了?一天两天……十天二十天?

张起灵出来后先是去找了点东西,然后来到这里,还像走之前一样,不起眼的小楼,杂草丛生,这么多年没人打理显得更破败了。不费功夫的就找到了藏起来的钥匙,张起灵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就觉得自己额头一挑一挑的疼,重重的霉味和灰尘熏得他睁不开眼睛。看样子根本没人打扫,那家伙真的在这里面吗?

“瞎子。”

听到声音后,黑瞎子的手指动了动,回过神,坐起身来应了一声,一会就听到房门被推开了。

“哑巴~你回来了~”因为太熟悉了,听声音就知道是他。想想这十年漫长的好像见他是上个世纪的事,可是听他叫自己名字,又好像只是下楼买了瓶水。

“嗯,回来了。”

张起灵回来之后,两人把住的地方重新打扫了一遍,收拾的像以前一样。这么一看,又觉得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点没有变化,或者说对他们而言时间长短都像是静止的,以前的样子和现在都是亘古不变的。黑瞎子拿了把剪刀过来,让张起灵抱着镜子坐在自己前面。长了十年的头发在他出来后只是随便的剪掉了,这段时间又长起来后显得更是层次不齐。

“那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一手?”张起灵看着镜子里黑瞎子的手拿着剪刀在自己头上比划了两下就修剪起来。

“有些事还是要自己干,时间一长就学会了。”黑瞎子乐呵呵的一边摸索着对方的头发一般哼着小曲回答道。“你别光顾着迷恋我的技术,自己看着点,我现在看不见。”

“没事,你给自己剪完不也能出门吗。”

完事后张起灵转转头觉得瞎子这剪得其实还不错,不过还是想问一句。“那你现在是按照什么样子给我剪的?”

黑瞎子愣了下,转而又歪着头笑了“什么样子啊?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样子啊。”

过了一会,黑瞎子忽然说:“哑巴,我不准备再下斗了,过段日子想要搬到南边去。”张起灵没有说话,他知道黑瞎子话肯定没有说完,不出所料,过了一会他又接着说“这么多年,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好年纪的人,以后的日子我想和他一起在那里度过了。”

张起灵瞟了一眼他,如果他还看的见,那现在肯定是在看着自己。“那这个正当好年纪的人呢?”

“这正当好年纪的人大概有200多岁吧,就是不知道他愿不愿意。”

“嗯……好。”

【三】‘你来人间一趟,要看看太阳和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

最近黑瞎子不知道跟邻居大妈们唠了什么神嗑,硬是想拉着张起灵去逛街,张起灵面无表情镇定的看着对方,往常这个家伙去的地方除了下斗这些年也就是菜场,买青椒和肉(不得不说黑瞎子除了剪头发的技术不错,现在做饭的技术也很棒~),这次……该不是想吃遍城里所有青椒肉丝吧。

他们已经不再下斗了,去了黑瞎子说的那个南方偏僻的小城,那有他以前的一处房产(听说他小时候一半时间都是在这里度过的),摆弄点花草,把玩几件小物,生活倒是一直很平静,没人知道他们当初到底怎么消失又去了哪,或许是累了,或许是趁着瞎子还能正常生活他还记得住过往。

正值八月,连续下了好几天的雨终于停了,可屋里屋外竟还像是蒸笼一般,房子太老了,只有电扇嗡嗡的转着头,黑瞎子和张起灵面对面的坐着,“哑巴,真的不再考虑下了~难得今天是晴天~”这是第几遍了,从天晴说到下雨再从下雨说到天晴,不厌其烦。张起灵不啃声,就只是坐那看着天花板。半晌才吐出两个字“不去。”再等等吧……

黑瞎子点了根烟,带上墨镜推门出去。

南方的天气一时半会是凉不下来了,但是每天黑瞎子都会出门溜达一圈顺便再买点菜回来。慢慢的黑瞎子也不再出去溜达了,家务也恢复了一人一天换着来。今天就轮到张起灵了,买菜做饭的家务也全都交给了他。外人一直以为张起灵自理很差,但这完全是个误会,很多年前黑瞎子还是个新人的时候便是他负责这些。

出门的时候正巧碰上了旁边几家住户,这些大妈平均年龄都过了70,没啥事就喜欢坐在外头一边晒太阳一边唠嗑,黑瞎子在她们之中人缘很好,但是张起灵很少跟她们一块,所以今天也是直接走过去,巧了听到那些大妈正在教育小孩。

“哎你说是不,你来这人间一趟,什么和心上一起走在街上。这是幸福~”

和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吗,自从搬过来为了避世为了不想太多人记住,他们也很少一块出门更别说一块专门去逛街了。张起灵转身回到了屋里,黑瞎子正给花浇水,听到动静,也没有转身问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想去了啊,等会浇完花我去吧。”

“要一起去走走吗?”

黑瞎子停下手中的工作,顿了一会说“好呀~”

张起灵眯了眯眼睛,没有连帽衫只是随便套了件衣服就出门了。午后阳光正好,青石板铺的路上泛着微微的水汽,街边时而有几个小孩来回奔跑,宁静安逸的好像错觉,城市很小,从家横穿去另一头买东西只要一会功夫,今天竟然觉得路那么长。

回家的时候黑瞎子问张起灵“怎么今天就同意了。”

“……要看看太阳和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

黑瞎子看看身边的人,耸耸肩。

“我也是,我已经不能看看太阳了,当然不能再错过和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了机会。”黑瞎子把一只手轻轻搭扣在他的右手上,另一只手提着那个人喜欢吃的东西,仰着头笑着想‘今天天气真好。

之前玩的小游戏,你画我猜😂

吃到的中秋快乐
吃吃吃,不怕胖!

【HP同人/HPSB】如果雷古勒斯的女儿想要个波特家的叔叔2

如果雷古勒斯的女儿想要个波特家的叔叔 2

【七】
马尔福身为级长,被一个小姑娘折磨的有口难开,面上很挂不住,结果找父亲咨询解决办法的时候被告知这是你贝拉阿姨最喜欢的堂弟的孩子时,心都碎了。
“叔叔,你知道我在学校帮助波特先生摆脱了马尔福家的小少爷嘛,你不准备夸我点什么?”
呵夸你什么?做梦!
“可是叔叔,圣诞节前夜,客厅发生的事我都看见了。”
背对着阿米利亚的西里斯,脸部表情扭曲的可怕……

【八】
西里斯知道自己一直在哈利身上找詹姆的影子,是因为太想念哈利了,绝对不是把他当做詹姆的替身。可是为什么这群人总是在说,自己把哈利当成詹姆了?他希望自己的教子像好友一样勇敢聪明难道错了吗?
还有阿米利亚那个小恶魔,到现在为止他都不愿意相信那是妈妈的乖宝宝――雷古勒斯的女儿,简直和雷格有天壤之别。『大概是像他叔叔了吧。』
西里斯觉的自己和哈利之间的感情有些不太对劲,每次哈利提到秋张的时候自己心里就别扭,而他也小心翼翼直到后来不再提起,但是不提了西里斯又觉得好奇,这是怎么回事。

【九】
阿米利亚是雷格的女儿,贝拉也爱屋及乌的喜欢她。与她在格里莫广场12号不同的是,在斯莱特林和马尔福庄园的时候她永远保持高冷的形象。
可惜她的心早就弃暗投明了,继续留在他们身边不过是想知道关于雷古勒斯更多的事情罢了。
“米娅,不要和那些麻瓜呆在一块了,布莱克家的血统不应该这样被玷污。”她看着贝拉疯狂的眸子,手心里全是汗,她不知道贝拉想对她的家人做什么。
“好的贝拉姑姑,如果可以我愿意一直追随那位大人。”撒谎才是蛇的天性。
【九】
如果说西里斯最喜欢的斯莱特林是安多米达堂姐,那么哈利最喜欢的斯莱特林就是阿米利亚。毕竟是她发现自己其实喜欢的是西里斯,并且冒着被西里斯阿瓦达索命的危险创造了数不清的机会帮他联络感情。
虽然他一直以为西里斯最爱的是自己的父亲,但是他无所谓了,就像他喜欢自己父亲一样的,他喜欢西里斯,这有什么错呢?
时间会证明一切。

【十】
“阿米利亚!”就在贝拉发出的一道红光击中西里斯的时候,阿米利亚忽然幻影移形到他面前,硬是接下了贝拉的咒语。
贝拉发出惊恐又愤怒的尖叫,阿米利亚觉的这下估计是死定了。她想要一个家,虽然没有父亲了,但是还有叔叔,如果再有另一个人陪着叔叔就好了,这样死也知足了。
她也不想去斯莱特林,她猜雷古勒斯也不想去斯莱特林,但是对于想要的东西的执着让她别无选择,也许这就是他们之间最像的地方了。

【十一】
“你可以把我当做詹姆”哈利看着西里斯灰蓝的眼睛,缓缓的说出了憋在心里的话。以前总有人说,得有多爱一个人,才能放弃自己原来的生活,允许另一个人进入自己的私人空间。这份爱该有多卑微才能让人心甘情愿的成为另一个人的替身。
“我为什么要把你当成詹姆?”
诶?难道?难道不是吗?
“虽然我希望你能像你父亲一样具有那么多高贵的品格,但是在我心里你就是你,是独一无二的,不是别人的替代品。”
是吗,原来是这样。多么出人意料的答案,哈利的眼泪不自觉的流下来。
“我爱你”
“我也爱你,哈利”

【十二】
很多年之后的一次家庭聚会,西里斯才想起来问阿米利亚,当年在神秘事物司为什么替自己挡下那道咒语,以至于在霍格沃茲最后的两年被叫做斯莱特林的叛徒。
“叔叔啊,这你还不明白吗?”成年后的阿米利亚出落的更加优雅“如果你有什么闪失,波特先生得多难过啊。要是那一下打在你身上,你还能像现在一样度过甜美的圣诞节吗~对吧波特叔叔?”
恶寒,他们应该早就知道不要期望从她口中得到什么好话。

默默的复健